神秘保护组织 - 第一章 - 01


  几分钟前。

  我在便利店里买完家中已经所剩无几的酱油,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  正值凉爽的秋天,空中吹着缕缕微风,街道两侧树叶随着微风沙沙作响。

  经过午时的雨的戏里,傍晚的空气格外清新;在远处,几家店铺的招牌闪烁着缤纷的光。

  可能是因为天气较凉的缘故,街道上没有一丝的人影;远处高坡上,几家门店的招牌闪烁着迷离的光。

  寂静,异常的寂静,虽说现在已过十点,但是街道上除我以外没有丝毫的人影,寂静的有些过分。

  突然,熟悉的呼喊在身后响起,两声枪响打破了我的思考。

  “快躲开,祝晓彦!!!”

  在濒死的片刻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,她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悲伤。

  “徐……”

  我想叫出她的名字,但肺部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功能,喉咙只是向外吐着血沫。

  世界仿佛在快速旋转,意识逐渐下沉,周围似乎有什么声音,忽然远去又隐约可闻。

  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  隐约间,我听到了一个平淡而陌生的声音,突然间,我好像能“看”到四周,阴暗的空间内漂浮着各种 ***

  视线移向前方,一座巨大的宫殿在远处静静的矗立着,仿佛很久都未曾有人居住。

  突然,有一个人在我身后抱住了我,陌生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出现。

  “不要害怕……我们,还会再见面的……”

  意识模糊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意识前方忽然出现了一道光,随后,我感受到了一种像是心跳版规律性的悸动,紧接着我便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。

  缓缓睁开眼,一瞬间的模糊后看见了雪白的墙壁。

  “——呃”

  伴随着眼睛睁开而来的是身体处处被割裂般的痛楚,仿佛体内有无数虫子在啃噬着。呼吸急促,四肢被绑在病床上,只能发出尖锐的呼喊。

  那种痛楚,化为了刺骨的寒冷,这种来自于我本身的痛楚仿佛要将我淹没。

  记忆如潮水般涌现出来。

  “嗨,你醒了。”

  疼痛仿佛减弱了,我顺着声音扭头看去,一个金发少年不知何时站在床边,正向着我说话。

  他那蓝宝石般的眼睛以及异常平淡的眼神仿佛有摄人的力量了,使我在心中打了个哆嗦。

  “你看到那个**了吧?”

  不知是什么原因使我老实回答了这个第一次谋面的人。

  “看到了?很麻烦呐,只能暂且让你忘掉它好了。”

  少年这样说道。

  意识中断。



  醒来,坐起身,环顾四周。

  四面是雪白的墙壁,我正躺在白色的病床上,敞开的窗户中吹着凉爽的风。

  一个人趴在床边睡着了,我迟疑了一下,叫出了她的名字

  “徐亦玟?”

  听到了我的呼喊,她睁开双眼,随即站起身,

  “祝晓彦……你醒了!”

  徐亦玟看着我,呆住了几秒

  “祝晓彦你个大色狼,竟然偷看女孩子睡觉!!!看我回去告诉阿姨!”

  “我好歹也躺在病床上,能不能不要这么狠心。”

  站在我面前,秀发像飞瀑一样飘洒下来,穿着学生制服,叉着腰,气鼓鼓的和我说话的女生是我的同学,徐亦玟。

  高中开始她和我在一个班级,据说是从其他城市转来的,初来时我帮了她不少忙,你来我往间就熟络起来。

  “嗯——哼,且罢,看你是病人的情况下,这次就饶了你。”

  唉,我在心中默默的叹息着。

  眩晕伴随着呕吐感袭来,坐起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一旁倒下。

  “祝晓彦!!!”

  恍惚中徐亦玟将我扶起,肺部犹如长跑过后般贪婪的呼吸着外界的空气。

  “你果然还是和平常一样的刀子嘴豆腐心。说起来,我还没有问你。”

  我平稳住呼吸,仰起头看向她,回忆着。

  “徐亦玟,我为什么在医院里?”

  “啊啊”

  徐亦玟听到了这句话后支吾了一下,放开了我的肩膀

  “你不记得了吗,昨天晚上你被卡车撞倒了,我正好也路过,看到你被车撞到我可是快要哭了,医生说你只是有些脑震荡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

  经过一阵短暂的沉默。

  “不,你说谎,我明明伤得很重,但是你却说这是第二天,我身上为什么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?”

  我仔细的观察着徐亦玟,听到了我的反问后,她不自主的看向了一旁。

  “所以,请告诉我真相。”

  待我说完这番话后,徐亦玟面色变得沉重起来,她盯着我,和我对视了一会。大概是看到了我眼神中的坚决,她开口说道

  “就知道你没有这么好骗,不过你确定吗,祝晓彦。如果我告诉你了,那么你的人生轨迹将从此改变,可能会遇到很多危险,即使舍弃现在的生活你也要知道吗?”

  “嗯,我想知道。我相信这场事故不是白白发生的,它一定对我有某种意义,所以我要知道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那么我就直说了,你可不要后悔哦!”

  徐亦玟直起腰,一改之前沉重的语气,回到了平时的她。

  “简单来说,你在7个小时之前已经因为受到撞击,内脏破裂,大出血而死了。”

  徐亦玟语出惊人,仿佛有一颗炸弹在心头炸裂,在原本平静的心中激起了阵阵涟漪。

  没有等我反应过来,她便继续说了下去。

  “不过,有人不希望你死,所以他把你从死亡边缘拽了回来。”

  “那么,为什么你知道这些?”

  “总算到这个问题了呢。”

  徐亦玟叹了口气。

  “唉,你这个呆瓜。我是被派来监视你的人,负责记录你的出行,以及在你出现突发事件的时候在现场报告你的情况。”

  “那那声枪响也是……”

  “当然是我开的枪,不过这次事件纯属意料之外,本来我也只会负责监视你到毕业,还以为不会有机会在这里用到了呢。”

  “那真是麻烦你了,似乎欠了你很大的人情呢。”

  “可是有一位少女为此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哦。”

  “我如何相信你说的话?”

  随后徐亦玟从挎包中拿出了一张硬质的黑色塑料片,从中抽出了一张照片,即使是已略微经褪色的老式照片,但能看出保存的很用心。她看了照片了一眼后便递给我。

  “站在中间的两人是你的父母,抱着的是小时候的你,右侧左侧的少年你之后会见到,这照片是阿姨拍的,你拿给她她自然就明白了。”

  我接过照片,仔细端详着这已经几乎消失在我记忆里的两人的身影。

  “原来只有我蒙在鼓里。”

  我苦笑了一下。

  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你的父母到底做了什么,我直到现在也没有权力知道。”

  “并且,你现在并不是一个‘人’,人死不能复生,任何生命就无法避免这点,但可以作为其他的存在,所以局长就用他的方法将你变成了吸血鬼。”

  “吸血鬼吗……”

  我苦笑道。

  “听起来这个新身份并不是很好,不过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?”

  “没有变化吗……这个我不是很清楚,毕竟这种事情我也只见过这一次…你也是不一般呢,能坦然接受吸血鬼这种存在,该说你是没神经还是说你接受能力异于常人呢?”

  “顺便一提,监视你的人是你外祖父,这件事发生后也是他决定先瞒着你的,没想到你对暗示的抗性竟然这么高。”

  “外祖父?我的外祖父还活着?”

  这次我真的惊讶了。我从小就是和母亲的亲戚一起生活,原因是父母“下落不明”,他们是这样告诉我的。收养我的叔叔阿姨没有儿女,就一直把我当作他们的亲生儿子看待,所以每当提起父母我也没有过多的伤感,现在听到自己还有一个外祖父在暗中看着我,反倒十分吃惊。

  “那我祖父现在在哪?他是知道我父母的下落的吧,还有你说的‘暗示’和‘大人’是指什么?”

  “恕我不能现在告诉你。不过毋庸置疑的是,如果你选择来到你的外祖父和我这边,会遇到很多危险……嗯,以及一些正常人无法接触的事,总之对你来说是全新的世界,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善和恶,你可能会被要求杀死别人,也可能会被追杀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我点了点头表示认可。

  “你的祖父在我们中也是个大人物,真是个难以猜测的人。你的出身可不一般,似乎祖上是欧洲什么贵族之类的。”

  徐亦玟没等我有任何反应便抬头继续说了下去。

  “你祖父给了你一周时间来考虑,考虑好了就在一周后收拾好所有的东西来我家,那里有想要知道的问题的所有答案,否则就视为放弃。你是选择安稳还是充满危险的生活呢?……如果你选择了前者,那恐怕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吧。”

  徐亦玟说完,转身向门外走了出去。

  “对了,你可以出院了,衣服可以叫护士去取,如果用不到那张照片的话就将它烧了吧,” “再……”

  没等我说完,她便大步流星的消失在了我的视野范围内。

  转头看向窗外,今日的阳光异常的刺眼。

  ……